冬奥之城巡礼|索契:因奥运而璀璨的黑海明珠

百家业 15 0

(文/耿鹏宇)

距离第一届冬季奥运会——1924年沙莫尼冬奥会已过去将近百年。百年间,世界各地共有20多座城市成功举办了冬奥会。在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之际,《参考消息》记者带你走进平昌、索契、温哥华、都灵、长野、札幌等一系列“冬奥之城”,观察冬奥会给举办城市带来了哪些变化,这些城市又是如何传承和发扬冬奥精神的。

索契位于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是一座以“夏都”而著称的亚热带城市,被誉为“黑海明珠”。2007年7月,索契击败奥地利萨尔茨堡和韩国平昌两个竞争对手,获得第22届冬奥会举办权。自此,俄罗斯不止拥有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两座国际知名城市。

加快基础设施升级

申办奥运前,度假小城索契人口不到40万,虽然有大量客房酒店、优质餐厅和基本交通系统,但整体缺乏能满足冬奥会标准的体育场馆,公共基础设施乏善可陈。

据统计,索契冬奥会总投资超过510亿美元,超过此前全部21届冬奥会投资的总和,被称为“史上最贵的奥运会”。

2014年1月俄政府总理梅德韦杰夫指出,510亿美元这个数字里面不仅包括奥运场馆建设,而且还有当地基础设施,其中不少项目是从零开始。俄罗斯总统事务局局长科任也表示,在筹备奥运会的开支当中,80%用于基础设施现代化改造。

2007年至2014年索契冬奥会筹办期间,俄政府投资建造了11个体育场馆,完成交通、通信、电力、机场码头等项目的新建和改造工作。所有设施在冬奥会结束后均被保留下来。

有观点认为,索契冬奥会俄罗斯最大的收获不是位居金牌榜和奖牌榜榜首,而是用7年时间完成了一大批基础设施的升级和改造。根据专家计算,假如没有冬奥会,完成这些基础设施建设及升级改造工作需要52年的时间。

冬奥会的举办助力索契实现华丽转型,为破解城市发展难题带来契机,提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带动了周边及整个克拉斯诺达尔地区的经济发展。

带来巨大经济效益

索契市市长帕霍莫夫说,冬奥会后索契已逐渐成为世界级旅游胜地,每年约超过600万游客前来疗养、度假,年客流量较奥运会举办前增加了近一倍,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这主要得益于在冬奥会筹备过程中,索契进一步完善陆地和空中的基础设施,全面提升了宾馆接待能力,完善了餐馆和商店等配套设施。旅游设施的优化是索契城市发展的重要基础,而冬奥会“遗产”让俄罗斯这个最负盛名的度假疗养胜地更具“国际范儿”。

除了基建带来的效益,冬奥会举办期间,门票和转播也为俄罗斯带来了大笔收益。2014年冬奥会的营销收入创下历史之最。索契冬奥会组委会称,冬奥会的营销收入超过10亿美元。索契冬奥会与50多家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而索契冬奥会吉祥物和系列运动服装的销售也在全俄受到热捧,特许商品收益不菲。此外,冬奥会期间几乎所有的酒店,包括家庭旅馆都爆满,旅游收益不容小觑。

后续合理利用场馆

尽管奥运经济的火爆曾为低迷的俄罗斯经济带来一丝光亮,但不能否认的是对索契冬奥会基础设施的投入需要数十年才能回收。为避免后奥运时代由于投资规划不合理、赛后场馆闲置、维护成本过高以及奥运相关行业的衰退而产生的一系列问题,索契冬奥会场馆在建设之初即制定了一系列场馆空间赛后利用方案。

根据方案,新建场馆后续利用主要分为三类:一是保留其体育比赛的功能,并兼作相应项目的国家训练基地。例如,举办过开幕式的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被移交给索契市所在的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管理,继续承办体育赛事;二是部分体育场馆进行“转场”,6个冰上项目场馆中的3个将外迁,为其他城市的体育发展造福,如冰球比赛场馆将在被拆解后送至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再行重建;三是实现功能转型,沿海的冰上运动建筑群内部空间被改造为具有音乐、娱乐、展览等职能的多功能场地,位于山谷的雪上运动建筑群作为公共滑雪场和度假胜地对外开放,而在冬奥会的非比赛用建筑设施中,奥运村被改造为公寓和酒店,主媒体中心被改造为集展览、酒店和公寓于一体的综合性建筑。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标签: 索契冬奥会奖牌榜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